当前位置:首页 > 好文分享 > 正文内容

香味相投

2个月前 (07-20)好文分享

香味和臭味,可能是大脑“后天”加工出来的。

香味相投

举个例子,新装修房子的气味,不管是从健康的角度,还是好闻难闻的角度,都不会是什么好气味。

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新装修房子的气味是好闻的,因为心底交织着对未来居住空间和生活方式的向往,大脑的美好幻想压住了对于可能不好的气味的排斥,于是显得好闻了。

一个对比测试是,可以看看装修工人是否喜欢“新房子”的味道(这里面还要去除对工作热爱程度的干扰)。

我们感知的香或臭,应该是人在演化过程中学习以及被选择的结果,有利于生存的香,反之则臭。

所以,香臭的底层,如同数字信息之0和1,没有所谓气味偏好。

大脑通过一些基本元素,通过组合,结合外部信息,通过经验,进行编码,得出了香和臭的定义。

香或臭,是某种信息编码。

香与臭的另外一点,是孩子出生后的成长环境与饮食风俗。这一点与人的“后天基因”概念类似。

商业和工业化,则利用了人的遗传机制,从中套利,所以好闻的未必健康。

味道很微妙,似乎异性相吸,很多是因为双方都未必觉察的香味相投。在别人看来没准儿就是臭味相投。

据说星巴克为了让一家新店有“咖啡味儿”,会提前下些功夫。因为咖啡的香味90%是由鼻子感知,而非嘴巴。所以去咖啡馆,坐在咖啡机附近使劲儿吸最合算了。

好的酒店也会有自己专属的味道,如同视觉识别系统。

好的味道很难实现。尤其是在那些与气味无关的领域。

例如,夸某个设计有味道,那是相当了不起的好评。

有时候我们看到某个建筑或者室内设计,各种花功夫,各种心思具备,似乎哪里都好,但就是感觉“没味道”。

人更是如此。“有味道”是一个相当高级别的评价了。

普鲁斯特将味道视为某种时光穿梭机。一个不经意的味道,会猝不及防地把你带到过往的某个时光。

例如,你偶然在乡间地里吃到一个西红柿,会惊呼“这是童年的味道!某次你走在地下室,闻到某种发霉的味道,你可能会将之与自己的某段不堪青春期关联在一起。

在记忆中,味道与香臭无关,就像时光不再分作美好与糟糕、将来和逝去。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知新网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zhixxin.com/hwfx/2323.html

分享给朋友: